返回

花颜策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章折枝而送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临安花都是个好地方,久负花之都的盛名。

    有一句俗话说得好,好景出京都,好花出临安。

    又是一年春,临安花都的花开满整个临安,各处都能闻到馥郁花香。

    花颜百无聊赖地坐在院中的藤椅上,一边晒太阳,一边与秋月抱怨,“这日子真是无聊啊,什么时候才是个头?”

    秋月小声说,“还有半个月,太子殿下就派人来接您了,您再忍忍,很快就解禁了。”

    花颜撇嘴,“他就算派人来接我入东宫,也只不过是从花府挪到太子府,一个笼子进了另一个笼子,一样不得自由,算什么解禁?”

    秋月劝道,“东宫的规矩虽多,但您是准太子妃,除了太子,在东宫就是您最大了。据说近来皇上的身体又不大好了,朝务都推给了太子,太子朝务繁忙,您去了东宫的话,估计太子也没空管您。总比在花府被老太爷、老太太、老爷、夫人、各位叔伯们盯着强些。”

    花颜想了想,道,“权衡利弊的话,这么说来入东宫竟然还比在花府好了?”

    秋月咳嗽一声,“目前看来是的。”

    花颜伸手揪了一朵花扔进嘴里,嚼了两下,有了些滋味,忽然问,“太子是叫云迟吧?”

    秋月嘴角抽了抽,“回小姐,太子的名讳是这个。”

    花颜又问,“东宫有侧妃、良娣、良媛、小妾、通房什么的吗?”

    秋月愣了愣,说,“或许吧……”

    花颜看着秋月,“或许是什么意思?”

    秋月又咳嗽了一声,揣测道,“毕竟是太子,贵裔府邸里的公子哥们,都很早就备有通房的,太子身份尊贵,应该不会没有……”

    花颜眨眨眼睛,望天,半晌道,“女人多的地方,应该很好玩吧?”

    秋月顿时警醒,连忙说,“小姐,那可是东宫,就算有很多女人,也是太子的女人,不是您能玩的。您可千万不要生出这个心思。”

    花颜“嘁”了一声,不屑地道,“太子的女人有什么了不起?还不一样是女人?我最喜欢看女人娇滴滴,哭啼啼,花枝招展,可娇可媚的模样了。”

    秋月无语,想提醒花颜,别忘了您也是女人呢,如今也算是太子定下的女人。

    花颜又望着天道,“还有半个月呢,太漫长了,不行,我受不了了,咱们这就启程去东宫吧?再在府中待下去,我就要闷死了。”

    “啊?”秋月一呆。

    花颜干脆地站起身,拍拍身上落下的花絮,干脆利落地说,“临安这花香味儿闻久了,着实腻歪人。咱们去京城闻闻美人香好了。”

    秋月嘴角抽搐,“小姐,您不等太子派人来接了?就这么……去京城?不太好吧?”

    花颜满不在乎地说,“有什么不好?他派人来接,兴师动众的,麻烦死了,不如我们自己去,轻装简行,多简单。”

    “这……老太爷、老太太、老爷、夫人、叔伯们会同意吗?”秋月踌躇。

    花颜眼皮一翻,“我主动去东宫,不再留在家中让他们日日盯着头疼,他们嘴巴估计都能乐开花,我又不是逃跑,他们估计举双手双脚赞同。”

    秋月看着花颜,“可是教养嬷嬷还没教全您礼数,就这样冒冒失失地去东宫,届时怕是……”

    花颜随手摘了一朵花,塞进了秋月的嘴里,“真啰嗦,走不走?痛快点儿,你不走,我走了。”

    秋月吐掉花,脸皱成一团,“好苦……”

    花颜回屋,三两下便收拾好了行囊,走出门,见秋月正蹲在地上吐嘴里的苦水,她心情很好地说,“据说,东宫种有一株凤凰木,曾有人评语,东宫一株凤凰木,胜过临安万千花。我倒要去看看,那凤凰花有多美。”

    秋月直起身,苦着脸对花颜无奈地说,“小姐,您理解错了,这句话的深意不是说凤凰花美,而是寓意在说太子美。别说临安,普天之下,也无人能及太子仪容。”

    花颜撇嘴,“他是挺好看的,一个大男人,长那么好看做什么?将来六宫粉黛,岂

第一章折枝而送(1/2),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