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花颜策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章得相思病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从临安的阳春三月,桃李杏花正盛开时,到了京城的人间四月天,山寺的桃李杏花都快开落了,花颜也没到京城。

    郑二虎在东宫住了一个月,等得春天的花都快开谢了,也没等到花颜来。他私下暗想着,花颜小姐不会是半途中跑路了吧?亦或者是根本就在糊弄太子,不会来京城?

    他心下忐忑,实在拿不准,想着她若是半途跑路不来,把他搁在这东宫,虽然吃的好喝的好穿的好,有了太子的吩咐,也没人难为他,但他被规矩得不敢乱走动,整个东宫每日里都静悄悄的,仆从们各干着各的事情,也无人与他说话,他都快憋出病来了。觉得还不如在临安县衙的牢房里蹲着呢,至少有人说话。

    他一日一日地盼着,越盼越想念牢房。

    盼久了,还真就得了相思病。

    东宫的管家这一日与云迟禀告完赵宰铺生辰快到了,询问太子送什么礼?好提前准备着,云迟思索片刻,说了句“不急”后,管家又禀告了一桩事儿,说,“奉了太子妃之命前来给殿下送信的那人病了。”

    云迟闻言吩咐,“请太医给他看看。”

    管家连忙说,“看过了。”

    云迟看着管家犯难的神色,扬眉,“得什么病症?太医也看不好吗?”

    管家无奈地说,“太医说他是得了相思病,这个病,解铃还须系铃人。”

    “哦?”云迟看着管家,“他这是相思谁了?”

    管家汗颜片刻,道,“老奴问过了,他说求太子把他送去牢房里,他的病就会好了,他是想念牢房了。”

    云迟失笑,“这事儿可新鲜了,天下还有人主动找牢房想坐牢想得病了的吗?”

    管家也是不解,“所以老奴也在纳闷,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儿?”

    云迟道,“他来东宫多少时日了?”

    管家张口就答,“老奴记着了,是三月初二,如今是四月十六了。已经来了一个半月了。”

    云迟点点头,“一个半月,是够久的了。”

    管家颔首,想着太子妃怎么还没来呢?她说自己来京,不必太子去接,可是到现在还没到。若是太子派人去接,从京城到临安,都能接两个来回了。

    云迟想了想,吩咐,“既然他要求,就按照他所说,将他送去京中衙门好了。”

    管家应是,“老奴这就派人将他送过去。”

    云迟摆手,“你亲自送过去。”

    管家一怔,瞬间了悟,京中的衙门,进去容易出来难。这个是给太子妃送信的人,虽然看起来像是个虎头虎脑的傻大个,但也不能让他死了,否则太子妃来了,怎么交代?连忙应道,“是,老奴这就亲自将人送过去。”

    云迟点点头。

    管家带着人将郑二虎抬出了屋子,扶上了马车,收拾了一应锦绣被褥所用,亲自将他从东宫送去了京中衙门。

    俗话说宰相门前七品官,东宫的管家,那更是太子的三分颜面。府衙的一众人等听闻后,连忙迎出了府衙。

    管家对府衙的赵大人拱了拱手,询问,“赵大人,府衙可还有空余的牢房,借老奴一用可好?”

    赵大人连忙拱手,“京中近来十分安平,没有宵小作乱,府衙多的是空

第三章得相思病(1/2),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