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花颜策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章待价而沽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那小厮一愣,上上下下仔仔细细地打量了秋月一眼,在她青白黑绿的脸上转了片刻,一时有些估不出价钱,做不得主。

    花颜对她纯澈一笑,声音柔和,“小二哥,这里可有能将我这婢女待价而沽的掌事人?”

    那小厮连忙点头,“有的,姑娘请带着人跟小的来。”

    花颜点点头,扯着秋月,跟着小厮进了门。

    走过几庄叫嚷下注的赌局,来到一处小方厅,小厮嘱咐了一声花颜稍后,便麻溜地走了进去,听他在里面跟人嘀咕一会儿,不多时,一个方脸的胖子从里面走了出来,眉目周正,四十多岁,见人不笑先带了三分和气,他上下打量了花颜一眼,露出惊赞之色,然后瞅向她身旁的秋月。

    秋月此时的脸无法形容的难看,默不吭声。

    那人看了秋月片刻,又瞧向花颜。

    花颜对他展颜一笑,“如何?可够我赌玩一局小庄?”

    那人闻言呵呵一笑,拱了拱手,笑着道,“姑娘客气了,你这位婢女,面容秀美,折而不屈,少说也值一百两银子。够赌十庄小庄了。”

    花颜闻言顿时更高兴了,“我买她时,不过花了五两银子,如今在这顺方赌坊待价而沽竟然被估值出百两。顺方赌坊怪不得天下扬名,果然如传言一般店大不欺客,善德兼备,今日不亏我来这一遭。多谢了!成交!”

    秋月幽怨至极又恼怒至极地看了花颜一眼,气闷堵心地扭过头,不再理她。

    花颜也不管她,笑着说,“带我去吧!就从小庄赌起,但愿我今日手气好,能见识见识那名扬天下的九大赌神。”

    那人一愣,随即哈哈大笑,“姑娘啊,九大赌神可不是谁都能见识到的。”

    花颜对他粲然一笑,神往地道,“我知道啊,九大赌神这些年皆是神龙有名,却无人得见嘛。我只说但愿。”

    那人又大笑,“但愿姑娘如愿以偿。”

    花颜笑得更开心,对他说,“就让我这婢女先跟着我吧,没准一会儿我就把她给赢回来呢,先借她侍候着我。回头我若是输了,人就是你们的。”

    那人笑着颔首,爽快地说,“好。”话落,又抬手吩咐那小厮,“阿九,这位姑娘没准就是我们顺方赌坊今日最尊贵的客人了。你也跟着去侍候吧。”

    小厮悉听吩咐,连忙点头。

    秋月心中虽是忿忿,但觉得那胖子的话还是有道理的,她家小姐可不就是今日这顺方赌坊最尊贵的客人吗?有几个人能比她脑袋上顶着的太子妃的帽子大了去?

    小厮带着二人来到一处最小的庄前。

    花颜瞅了一眼,玩的是最普通的掷骰子,最高的赌注是十两封顶。围的人不少,有布衣平民,有华服子弟,有四平八稳的,有谨小慎微的,也有玩过了大庄输没了如今来小庄东山再起的。

    她不在意,笑着对小厮说,“第一个十两,你记一下。”

    小厮瞅了秋月一眼,牢记她价值百两,够这位姑娘玩十次,他点点头。

    赌局开始,众人都纷纷下注。

    第一次,花颜赌错,输了。小厮记下,第一个十两没了。

    第二次,花颜依旧赌错,又输了。小厮再记下,第二个十两没了。

    第三次……

    第四次……

    小厮眼见花颜从玩上,一次没赌赢,跟在她

第十章待价而沽(1/2),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