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花颜策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五章东宫云迟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临安花颜?

    一年前,太子选妃,选中了临安花家最小的女儿花颜,朝野震动。太后懿旨赐婚后,这个名字便传遍了大江南北,天下皆知。

    众人闻言头顶如落下了惊雷,轰轰炸响。

    五皇子和十一皇子看着花颜与众人一样都惊呆了!

    她竟然是太子妃?

    苏子斩似乎也怔了一下,不过片刻,他便又笑了起来,声音轻轻寒寒,“原来是太子妃!是子斩眼拙了,没看出来。”

    花颜莞尔一笑,“很快就不是了。”

    苏子斩又眯了一下眼眸,瞅着她,见她虽然笑着,眼底尽是随意浅淡,他扬了扬眉梢,吐出一句意味不明的话,“有意思!”

    花颜拿起茶壶,又拿过一个茶盏,斟了一盏茶,转头递给身后的秋月,“你也渴了,喝一杯吧,子斩公子的茶,不是什么人都能喝得到的。”

    秋月伸手接过,看了苏子斩一眼,似乎也与花颜一样,真的渴了,仰脖一饮而尽。

    苏子斩收了笑,对花颜道,“二百三十五万两,除了太子妃婢女包裹里的五十五万两银票,还有这些价值一百八十万两的筹码,我顺方钱庄没有这么多现银,需要从京外调动,太子妃可容宽限时日,定会送去东宫府上,如何?”话落,他随手解下身上的玉佩,递给花颜,“一个月后,凭此物取银。”

    苏子斩的玉佩,一面刻着方天画戟的图文,一面刻了一个“斩”字。

    众人见此,都齐齐地抽了抽气。

    花颜瞧了一眼,笑道,“君子无故,玉不去身。”

    苏子斩瞳孔缩起,嗓音又带起丝丝冷寒,“我不算君子,这也不算无故,我敢给,太子妃不敢收?”

    花颜手在桌面上叩了叩,发出轻响,道,“其实,写个欠条就好,何必动用公子信物?”

    苏子斩冷然,“在我顺方钱庄,没有我的玉佩,拿不走上百万银钱,欠条等同废纸。”

    花颜一笑,伸手接过玉佩,“既然如此,这五十五万两银票被我家阿月背着也是麻烦,我拿出十万两,剩余四十五万两与那一百八十万两的筹码一起,都先寄存在顺方钱庄吧。公子也不必急着筹钱,更不必送去东宫,也许我住不几日,便打道回临安了。”

    苏子斩凤眸幽深,盯着花颜看了片刻,吐出一个字,“好。”

    他一个“好”字刚落,有一行人匆匆跑上了楼,为首一人正是东宫的管家福来,他身后跟着东宫的几名仆从,他白着脸进来后,一眼看过众人,脸色又变了变,之后快步来到茶室外,恭敬地见礼,“老奴拜见五皇子、十一皇子、子斩公子!”

    五皇子和十一皇子看着福管家,好半晌,才回过神来,齐齐地点了点头。

    苏子斩扬眉寒笑,“福管家,什么风把你给吹到我这顺方赌坊来了?”

    福管家不敢抬头,“回子斩公子,老奴是奉了太子殿下之命,来接太子妃回府用晚膳的。”

    “哦?晚膳?”苏子斩笑了一声,语气更寒地道,“都什么时辰了,还用晚膳?福管家莫不是告诉我,我如今连用膳的时辰都分不明了?”

    福管家额头冒出冷汗,连忙说,“太子妃离宫前吩咐了,晚膳要尝尝东宫厨子做的拿手菜,府中早就准备好了,等到这个时辰,太子妃还未回府,如今虽然过了晚膳时间,但府中的晚膳的确还是晚膳,回去当夜宵也可。”

    苏子斩寒寒地一笑,“看来太子殿下对太子妃甚好啊!”

    福管家连忙说,“殿下如今就在外面马车里,怕夜深露重,为太子妃带了暖炉来。”

    苏子斩忽然大笑了起来。

    福管家听着他的笑声,后背觉得更寒了。

    苏子斩笑罢,霍然起身,看着花颜道,“太子妃今日是我顺方赌坊的贵客,我自然当该亲自相送,也有多日未见太子殿下了,正好见见殿下丰仪是否较之以往更胜了。”

    花颜笑着站起身,“多谢子斩公子了!”

    秋月早已经依照花颜的吩咐,数出了十万两银票带在身上,将包裹银票

第十五章东宫云迟(1/2),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