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花颜策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六章车内交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苏子斩离开后,夜风似乎都和煦了些,没那么凉寒了。

    云迟看着花颜,她站在夜风中,目送苏子斩远去,眸光沉静,姿态安然。他盯着她看了片刻,声音低沉地开口,“还不上车?”

    花颜回转身,看向云迟,他轻袍缓带地坐在车厢内,一腿平伸,一腿支起,如玉的手放在支起的那只腿上,车厢顶端镶嵌着的那颗小小夜明珠泛着清白的光芒,衬得他如天边的星河,冉冉清辉,璀璨高远,青丝袍袖上的云纹金线也夺目了几分。

    她默了片刻,微微扬了一下眉梢,干脆利落地上了马车,坐在了云迟对面。

    她刚坐下,人群中五皇子和十一皇子便走了过来,齐齐对马车见礼,“四哥!”

    云迟神色淡淡地摆手,“天色已晚,宫里已然门禁,十一弟是无法回宫了,五弟带着他回你府上住吧!”

    五皇子立即点头。

    云迟又淡淡道,“他毕竟年岁还小,还未出宫立府,是正修学业之时,五弟以后还是少带着他出宫来闲玩才是,免得父皇考问他学业时答不上来,多受训斥。”

    五皇子又点头,“四哥教训得是。”

    云迟挥手落下帘幕,温凉地吩咐,“回府!”

    仪仗队护送着马车向东宫而去。

    东宫车马走远,众人都长长地吁了一口气,暗想无论是苏子斩还是太子,有他们在的地方,以后还是远远避离得好,没得吓得短了寿成。

    又暗想,那女子竟然真的是临安花颜,是太子一年前定下的太子妃!

    天!这太令人惊骇了!

    十一皇子拽拽五皇子衣袖,小声说,“五哥,我今日不是在做梦吧?那女子,怎么会是太子妃呢?”

    五皇子无言片刻,拍拍他肩膀,一笑,“不是在做梦,就是太子妃。”话落,想着今日目睹她赌技大杀顺方赌场,真是令人难以置信,又叹道,“真没想到。”

    众人猛地点头,是啊,真没想到。

    谁能想到传言了一年多的太子妃庐山真面目竟然是这样。临安花颜,明日由她卷起的风暴怕是比一年前懿旨赐婚更甚。

    马车上,十分安静,云迟在花颜上车后,再未说一句话。

    花颜累了一日,上车后,随意地捶了两下肩膀,见他没有兴师问罪的打算,便靠着车壁闭上了眼睛。

    赌,也是很累的。

    不多时,她便安然地睡着了。

    云迟一直看着花颜,见她就这么睡着了,柳眉粉黛,朱颜娇容,在睡着时,眼底没了见他时的疏离冷漠,而是睡颜静若处子,舒缓安然,他蹙了蹙眉,一贯温凉的眸光染上了些许情绪。

    忽然,他嗓音低沉地开口,“你收了苏子斩的玉佩?”

    花颜本就睡得浅,闻言眼睛不睁,“嗯”了一声。

    云迟声音又沉凉两分,“你可知他自小到大随身佩戴的那块玉佩代表了什么?”

    花颜懒懒地哼声,“他不是说了吗?代表我可以用它从顺方钱庄支走我今日赢的银子。”

    云迟一时沉默下来。

    花颜忽然睁开眼睛,瞅着她,眼底的困意一扫而空,看着他扬眉,“难不成殿下以为他看中我了?我这准太子妃的头衔在还没被御史台弹劾的撸掉时,他就提前走马上任定下我?”

    云迟面色忽然寒凉如水。

    花颜看着他笑了起来,“殿下莫不是以为我十分抢手?不但得你青眼看中选为太子妃,就是武威侯府的子斩公子也因为今日我这惊骇世俗的赌技对我青睐?他输了多年顺方赌坊的经营之利给我不说,反而受虐地觉得我千好万好?”

    云迟面容冷冷沉暗。

    花颜瞧着他的神色,忽然乐不可支,“殿下还是及时悬崖勒马吧!我花颜其实就是个俗物,当不得殿下抬举,花

第十六章车内交锋(1/2),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