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花颜策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一十八章(大结局六)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花颜的灵术,能够隔空看物,只不过,代价太大,她从来未曾用过。

    如今,她想知道谁隔空在害苏子斩,且还用这么歹毒的巫咒之术。据她所知,懂巫咒之术的除了云族之人外,还有南疆皇室。

    不过云族以灵力传承,载万物之灵,从来不屑于用阴毒的巫咒之术,而南疆,养蛊毒,擅于用巫蛊之术,巫咒之术也有涉猎,不过甚少流传于世。

    这么歹毒的以生人血祭的巫咒之术,花颜还是两世仅见。

    她一边追踪,一边暗想着,幸好苏子斩抱着云辰,云辰是天生的龙子风孙,是极硬极贵的命格,再加上本身就有灵力护体,又同时引了先祖们留在牌位里的本源灵力,才护住了苏子斩,否则,在施巫咒之人刚对苏子斩施咒时,苏子斩就没命了。

    生人血祭,天地带煞,大杀四方,何等厉害。

    谁恨不得苏子斩立马死?

    花颜心中隐约有个猜测,但不到亲眼看到的那一瞬,她也难下定论。

    云族灵术,高巫咒之术不止一等,所以,花颜出手,巫咒之术瞬间溃败,她循着巫咒之术追踪到了施法场时,映入她眼前的是一处天台的道场祭天台。台上捆绑着的人是南疆公主叶香茗,台下施法的人是南疆王。而一旁站在祭天台上的人是苏子折。

    是苏子折用了叶香茗生人血祭,匕首插在了她的心脏上,而南疆王不惜杀亲生女儿血祭,相助苏子折来要苏子斩的命。

    花颜心中升起滔天的怒意,瞬间以灵力隔空将巫咒之术打在了南疆王的身上,又转手灵力化为利刃,凌空以气为剑,对准苏子折的眉心。

    南疆王正在得意时,忽然面色大变,“噗”地喷出了一大口血,瞬间倒地不起,而叶香茗,奄奄一息地看了一眼上空,嘲讽地对南疆王和苏子折一笑,闭上了眼睛。

    苏子折看着凌空忽然从天外对他飞来的剑,忽然面上显出狂喜,不躲不避,等着这剑对他次来。

    有人喊,“大公子小心!”

    有人喊,“统领小心!”

    有人冲上前为他挡剑,被苏子折一手挥开,“都给我滚!”

    苏子折冲着天空大喊,“花颜?就是我,你杀了我啊!”

    花颜脸色清寒,隔空的剑直指他眉心,毫不犹豫,毫不手软,她今日就要杀了他。

    苏子斩从短暂的昏迷中醒来,忽然感知到了什么,抬手按住花颜的手,虚弱地说,“不能杀他。”

    花颜手一顿,剑停在了苏子折眉心一寸处。

    苏子斩强硬地道,“以灵术救人,可济苍生,得上天庇佑,以灵力杀人,会受天罚。是苏子折对我动手的话,他的目标不止是想杀我,估计是已经知道你在想办法救我,他是想拉着你一起死,别上他的当。”

    “他一定得知严军师已被云让杀死,安书离、梅舒毓带着的大军已赶到关岭山,他败局已定,无论如何也不再是云迟的对手,所以就想出这个法子,杀了我,同时让你发怒杀了他,你受天罚,也会陪我们一起死,而你若是死了,云迟可还能活?也必死。他要的就是这么一个结局,别被他算计了……”

    “乖,花颜,你听话,就将他交给云迟收拾吧,不要脏了你的手……若因此你受天罚,他就称心如意了,你想想云迟,想想云辰……”

    花颜闭了闭眼睛,再睁开,慢慢地撤回了隔空指在苏子折面前的剑,因这一番动作,她依旧受不住,心肺一阵撕裂的疼,转头一大口鲜血吐了出来。

    云辰又“哇”地一声哭了。

    小孩子的哭声惊天动地,却渐渐地哭回了花颜的理智。

    花颜缓了一口气,咬牙切齿地道,“云迟一定会杀了苏子折的,他这样的人,还活着做什么?死有余辜。他若活着,天理难容。”

    苏子斩见花颜罢手,松了一口气,眼前一黑,身子一软,栽倒在了床上。

    花颜脸色大变,连忙扶着他躺好,忍着自己身上抽筋扒皮的疼痛,哆嗦地伸手给他把脉。

    苏子斩心脉上那一丝生机此时再也把不出来了。

    花颜一瞬间红

第一百一十八章(大结局六)(1/2),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