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花颜策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二十章(大结局八)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苏子折、岭南王已死,叛军已收编,叛乱已平,天下大定。

    云迟在花颜出云山禁地的第一日,便在临安发布了安民告示,同时昭告天下小殿下云辰的出生,普天同庆。

    同时,云迟发布了《社稷论策》,这一篇《社稷论策》尘封了四百年,终于在云迟的手中面世,他简略地修改了《社稷论策》中不符合当下南楚国情的条列,告之百姓,《社稷论策》出自四百年前后梁怀玉帝之手,如今他依照《社稷论策》治国于南楚。

    《社稷论策》针对士农工商、民生百态、兵赋减税、安民利民,水利工程等无数方面,多管齐下。

    《社稷论策》一出,哗然天下,当世大儒纷纷称赞怀玉帝才华,颂扬太子殿下心胸。

    花颜也有点儿惊讶,依照云迟的才华本事,完全可以制定自己的治国论策,却没想到,他稍加修改用了怀玉帝的治国论策。

    她因追踪制止南疆王用叶香茗生人血祭动用了灵力,受了重伤,所以,从禁地出来后,一直在喝天不绝给她开的药方子。如今一边捧着药碗喝药,一边一个劲儿地瞅坐在桌前批阅奏折的云迟。

    锦袍玉带的年轻男人,此时脸上没了她刚踏出云山禁地时看到他的眼底掩饰不住的焦急和心慌,如今一脸的从容不迫,尊贵威仪,风姿出众,如画一般。

    她越看越是欢喜,忍不住弯起眉眼嘴角,心中被幸福溢满。

    云迟抬头瞅了她一眼,“一直看我做什么?”

    花颜一口气将药喝光,趴在桌子上,支着下巴对他笑,“云迟,你怎么想着用了《社稷论策》?”

    云迟挑眉,“你心底不是一直遗憾《社稷论策》没有面世的机会吗?如今,我给它一个面世的机会。”

    花颜轻笑,“多谢太子殿下。”

    云迟弯了弯嘴角。

    《社稷论策》一出,云迟便忙了起来,他坐镇临安,掌控天下,最先做的便是裁减兵员,减轻赋税。庞大的军队在短短时日内,减兵三分之一务农,军员减轻后,庞大的军队开支便一下子减轻了负担,接下来,云迟又改了兵制,重设东南西北四地驻军。

    这般忙了一个半月,云山禁地终于传来了触动禁制的消息。

    花颜彼时已不用喝药,正在逗弄小云辰玩,感应到禁地禁制触动后,腾地站起身,对云迟说,“禁地触动了,子折和小狐狸一定是出来了。”

    云迟扔下笔,站起身,“走,我陪你去看看。”

    花颜点头。

    二人抱着云辰匆匆出了花家,骑快马乘快船去了云山禁地。

    到达云雾山时,禁地入口处不见苏子折和小狐狸的身影,十三星魂也已不在,唯花离看着赶来的二人道,“太子殿下,十七姐姐,子斩哥哥和小狐狸已经走了。”

    “走了?去了哪里?”花颜问。

    花离摇头,“子斩哥哥留话,说他不想被太子殿下抓住做苦力,他先出去走走,说你说的对,天下之大,他有太多的地方没去过,风景没赏过,都去看看。等小殿下会说话走路时,他再回京去看小殿下,让你好好教导小殿下,下次见了小狐狸,不准揪它的尾巴了,免得小狐狸都不想再看到小殿下了。”

    花颜气笑,“他急什么?要走也也得等等说两句话再走啊!谁还能拦得住他?”

    “本宫拦得住。”云迟接过话,“他算是了解本宫脾性,溜的快。”

    花颜又气又笑又是无语,看着云迟,“你认真的?”

    云迟点头,挑眉,“如今百废待兴,江山社稷正是用人之际,你以为若是见了他,我会放过他?”

    花颜彻底没了话,对云迟吐吐舌头,“好吧,幸亏他溜的快。”

    云迟斜睨她,“花颜,你向着谁?”

    花颜没脾气,笑着伸手挽住他的胳膊,软声软语道,“我的好太子殿下,我自然向着您,走吧,我回去帮你批阅奏折。”

    云迟点点头,她的太子妃身体好了,他自然要不遗余力地用起来,至于怎么用,哪里是批阅奏折这么简单?定要为难为难她。

    几日后,夏缘生产,诞下一子,花遇水而生,花灼为其取名花泽。

    花家久没有小孩子出生,一下子乐坏了花家人,尤其是太祖母,抱着曾曾曾孙不撒手,祖父、祖母在一旁瞅着干着急。

    而花灼瞅了两眼儿子后,便俯身抱着夏缘刚生产完虚弱的夏缘,久久没抬头。

第一百二十章(大结局八)(1/2),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